孙国平教授:真实世界数据彰显阿帕替尼治疗进展期胃癌疗效

发布日期:2020/9/8 19:57:48 字号:

近年来,药物研发突飞猛进,改变了肿瘤治疗格局。在胃癌领域,靶向治疗的探索不断深入,并取得了可喜的成绩,为进展期或晚期胃癌患者带来了曙光。阿帕替尼是全球首个在进展期胃癌中被证实安全有效的小分子抗血管生成靶向药物,也是晚期胃癌系统化疗失败后,权威指南推荐的标准治疗方案。继2020年5月22日,Cancer Medicine上发表了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孙国平教授作为通讯作者的“Effectiveness and safety of low-dose apatinib in advanced gastric cancer: A real-world study”文章后,2020年8月6日,孙国平教授该项研究的研究成果再次刊登在国际权威期刊Cancer Management and Research上,这项真实世界研究(RWS)为阿帕替尼治疗进展期胃癌再添力证。本报特别采访孙国平教授,梳理研究内容,剖析临床意义,分享研究感悟。

孙国平教授.jpg

孙国平 教授

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博士,二级教授/一级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

安徽省江淮名医,教学名师,享受国务院津贴

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副院长

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高新院区院长

安徽省肿瘤防治所副所长(兼)

安徽医科大学肿瘤研究所所长

中国药理学会临床药理专业委员会常委

中国医药生物技术协会精准医学分会常委

世界华人肿瘤医师协会常委

CSCO药物安全专业委员会委员

安徽省医师协会肿瘤医师分会主任委员

安徽省医学会肿瘤分会副主任委员/候任主委

安徽省抗癌协会副理事长

安徽省环境致突变学会副理事长

获安徽省自然科学一等奖、科技进步二等奖各一项,国家发明专利一项

主编国家规划教材一部,副主编两部,参编三部

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5项,发表论文300余篇,其中SCI论文90余篇


微信图片_20200908195437.png

访谈视频链接:javascript:;


阿帕替尼RCT久经考验,

RWS再证实力

Q1:您当时开展本项研究的初衷是什么?

孙国平教授:通常,药物获批进入临床需要基于随机对照试验(RCT)积累的循证医学证据,RCT研究有严格的入组标准和研究方案,科学性毋庸置疑。但在真实临床实践中,面对的患者存在诸多差异,如何将在特殊人群中获得的高级别循证证据指导临床实践,已成为临床医生关注的重点问题。RWS是在真实世界场景中开展的研究,更切合临床实践,通过开展RWS,能够进一步补充RCT的研究内容,而RWS发现的问题,可通过RCT研究进一步探索,再由RWS进行验证,两种研究方式紧密结合,循环互补,从而更好地指导临床实践。


阿帕替尼作为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小分子抗血管生成靶向药物,是全球首个经多项RCT研究证实在进展期胃癌中安全有效的药物。为进一步探索其在真实世界中的表现,如最佳的药物治疗剂量、最佳的治疗方案以及最适合人群等,我们开展了这项大型、多中心、前瞻性研究。



联合用药疗效优越,

低剂量仍可获益

Q2:本研究中阿帕替尼的临床疗效与优势体现在哪些方面?对目前临床实践有何启发?

孙国平教授:我们仍在对这项研究进行总结,根据目前已有的数据,已证实阿帕替尼的临床疗效与优势,具体主要表现在以下五方面。第一,这项RWS证实了阿帕替尼治疗进展期胃癌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第二,进展期胃癌一线治疗方面,阿帕替尼联合化疗的生存获益显著优于阿帕替尼单药方案,预示着阿帕替尼早期一线治疗方案值得进一步探索;第三,在阿帕替尼的多种联合化疗方案中,阿帕替尼联合紫杉醇可获得最大生存获益;第四,接受阿帕替尼联合紫杉醇化疗和出现手足皮肤不良反应是独立的预后因子;第五,研究最重要的发现是,500 mg或250 mg低剂量的阿帕替尼也能使进展期胃癌患者获得很好的生存获益。



二线治疗优势显著,

不良反应安全可控

Q3:目前进展期胃癌的二线治疗以化疗为主,但总体疗效不太乐观,阿帕替尼联合化疗药物是否会对这部分患者带来额外的治疗获益?

孙国平教授:我认为阿帕替尼联合化疗能为这部分患者带来额外的治疗获益。目前,胃癌的治疗药物主要包括氟尿嘧啶类、紫杉醇及伊立替康等,但临床治疗需求仍未得到满足。2003年日本的一项Ⅲ期临床研究对比了紫杉醇与伊立替康在进展性胃癌二线治疗的有效性,结果显示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PFS)分别为3.6个月和2.3个月。本项RWS中82例患者接受阿帕替尼单药二线治疗PFS达5.5个月,并且,阿帕替尼联合紫杉醇二线治疗PFS达6.4个月。因此,在进展期胃癌的二线治疗中,阿帕替尼联合化疗极具探索价值。



Q4:从真实世界的数据来看,阿帕替尼单药或联合化疗的安全性如何?

孙国平教授:本项研究700多例入组患者的统计数据显示阿帕替尼的不良反应发生率约70%,其中三级以上的不良反应占比为18.97%,没有发生非预期不良反应,也未出现治疗相关死亡事件。因此,在临床实践中,阿帕替尼安全性良好,选择合适的治疗人群至关重要。


数据管理兹事体大,

团队协作不可或缺

Q5:开展一项大型、多中心、前瞻性的RWS是一项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工作,请您分享一下研究经验和心得体会。

孙国平教授:RWS必须考虑真实世界的客观情况,无论是研究对象还是研究者本身,与RCT相比都更难控制。首先,真实世界的方案设计需要考虑研究的可行性;第二,近年来,RWS越来越受到重视,美国出台的《21世纪治愈法案》提出可采用真实世界数据作为药品或新适应症的审批依据,我国也发布了相关规定。因此,RWS必须要有高水平的数据管理确保数据的准确性、完整性和及时性;第三,RWS的开展依赖无私奉献的高水平研究团队,同时,科学的管理制度以及研究者之间良好的沟通协调也必不可少;最后,RWS也必须符合药品临床试验管理规范(GCP)原则,需通过伦理审查和患者知情同意。


阿帕替尼是我国原研的小分子抗血管生成靶向药物,其在进展期胃癌领域的真实世界研究显示出良好的疗效,且不良反应耐受良好。期待未来,通过更多的研究探索,给予临床实践更多有力证据支持,推进联合治疗方式的优化,为更多胃癌患者带来生存获益